围棋与中国文化

  • 时间:
  • 浏览:91

  

  围棋的速成之旅

  壹

  

  何云波教授曾于大学校园中开展过“30分钟教会大学生下围棋”的挑战,30分钟的速成自然无法与经年累月的学习所掌握的技艺相比,但是对于围棋的基本情况以及其内蕴,通过何教授30分钟的讲解还是可以窥见一斑的。

  “棋盘像什么?”台下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应答声,却没有一人猜到何教授的答案——“大地”。因为“天圆地方”,棋盘中就蕴含了天地之理。吴清源先生认为21世纪的围棋是六合之棋,即天地东南西北之调和。这样一种恬淡冲和的境界,正是围棋想要传达的文化内涵。黑白二色棋子,本没有差别,只有当它稳落在棋盘上,才定了局,才在棋盘不同处各司其职。

  围棋最核心的概念是“气”,“棋以气生,气尽棋亡”。棋子以可否提取为判断其死活的标准,可以提取的是死子,不可提取的是活子。而可否提取还需要进一步对枰上棋子的气态进行评判:棋子若是气尽,则将尽其气者置于枰外,这就是提取。棋枰上,棋子未落下时还是一片原始浑一之“气”,而棋子落下的一瞬间,每个棋盘上的子都围绕着“气”而展开彼此间的争夺:棋子对生存空间的争夺即象征着对生命之气的争夺。棋子在枰上的形态也是与气态联系在一起的。棋形若优美而富有弹性,则气态流畅、舒展,富于生命活力;反之棋子凝聚一团,气势之间相互碰撞,就会显得呆滞和死气沉沉。围棋与“气”密不可分,其中对于生存空间的争夺,正体现了围棋以气为主的生命观。

  

  围棋之弈的本质

  贰

  弈之为戏,即围棋是人们在满足了基本的生存需要后所进行的精神层次的游戏。18世纪的德国诗人席勒就认为人生最完美的境界就是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是完整的人。”当一个人下围棋时,便进入了完全自由的境界。博弈与厮杀,当人们将围棋的求胜作为根本目的的时候,围棋作为游戏的性质也就消失了,也就失去了那份自由与平淡的和乐心境。

  弈之为艺。《世说新语》将围棋列为“巧艺”,沈约《棋品序》称围棋是“体希微之趣,含奇正之情;静则合道,动必合变。”儒家历来只重视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其余之艺皆无足轻重。而魏晋则将围棋的艺术值抬高,“手谈”“坐隐”“烂柯”“忘忧”,一边谈易,一边下棋,口手相应,意态傲然,中隐隐于庭,忘却时间的流逝而臻于超然洒脱的至乐境界。

  弈之为道。围棋之境界,与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及庄子“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思想相合。围棋作为“坐隐”“忘忧”之物,恰与道家所推崇的超然物外的人生追求相契。何云波教授还举了施定庵从山中流水的自然物象中有所体悟之例来进一步阐释“弈之为道”:“行乎当行,止乎当止,任其自然与物无竞”,这就是弈之道所在。

  

  道与术:中国思维中的围棋

  叁

  马融的《围棋赋》中提到:“略观围棋兮法于用兵,三尺之局兮为战斗场。”“围棋五赋”一方面继承了中国围棋一套“道”的话语,将围棋与玄妙之象联系在一起,同时也从兵法的角度开启了中国古代棋论的另一套话语,即关于“术”,这样一种联系也正是中国艺术传统思维的体现。班固的《弈旨》是从天文、哲学的角度来解释围棋,而《围棋赋》则涉及诸多战略战术层面,产生了许多精辟的理论,如“攻宽击虚”“捐棋委食兮,遗三将七”等。

  围棋自古代产生以来在每个朝代都因政治、文化等因素的影响而在其特定时代产生或大或小的作用。时至今日,在雅俗之中,我们对于围棋之于现代人的意义应该进行更为深入的思考,它的技艺、精神、内蕴等都随着历史的更迭而异于以往的各个时代。

  

  提问环节,同学们提出了“在大学校园中怎样加强学生层面围棋的宣传与学习”“围棋、中国象棋、国际象棋三个棋类哪一个在将来的发展会更好”等问题,何云波教授一一进行了解答。他呼吁身处大学校园中的我们要更多地投入到围棋的学习中,从棋之道中体悟人之道,体会恬静冲淡的境界,从而更好地生活。

  

  —— END ——

  Since2010